最新 热点 图文

裂变丨专访奥运冠军、型动体育创始人陈一冰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9-11 21:31)
文章正文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作者 | 金立刚

  

  纪胖说:

  曾经的吊环王子,如今的创业达人。退役后的陈一冰,卸下奥运光环,华丽蜕变成创业者。2015年创业以来,他有过郁闷和困惑,也收获了快乐和自信。

说实话,没见到陈一冰前,心里忐忑不安,见到本人后,内心放松了。

白色的T-shirt,5分牛仔裤,一双运动鞋,脸庞被晒得略黑,目光和善,散发阳光般气质,带有礼貌和随性的问候,这就是初见陈一冰的感觉,一个很普通的人。只是,发达的上肢肌肉提醒笔者,面前的这个人曾经是中国体操的一面旗帜。

经历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风波后,陈一冰在第二年冬天选择了退役。

  原因只有一个

2013年12月,陈一冰依依不舍告别了国家体操队,他很清楚自己的人生将翻开新的篇章。

来年元旦,他就收到了新的任命通知,担任天津市体操中心副主任、天津市体育运动学校副校长。

告别十几年的运动员生涯,陈一冰心里多少有些不舍,毕竟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体操。不过,新工作并没有令他感到丝毫不适,还是老本行,不同的是,自己不用冲锋在前,而是变成了在幕后掌控。

在天津体校,他主抓体操队,为迎接天津全运会,领导希望他能培养出一支年轻优秀的教练员团队。

自上任起,陈一冰就意识到天津体操队面临的巨大挑战,当时后备人才匮乏,为了尽快提高技战术水平和全运会上的竞技水准,他将教练、运动员输送到国家队,为天津队培养全国、亚洲、世界冠军。此外,他还将更多精力放在了推广和普及体操在大众心目中的认知,并建立健全系统的梯队人才培养、选拔、输送体系,增强体操人才在体育产业的占有率和发展。因为即便是世界冠军,也是从各个层次和梯队筛选出来的。

陈一冰不负众望,先是把王冠寅送到了国家队当教练,之后又把两名天津市年轻运动员输送到了国家队训练,紧接着,他又成立了天津市阳光体操俱乐部,尝试着商业与专业相结合的人才培养路径。

领导看到了这个小伙子身上的潜力,开始着力培养。不过,此时,陈一冰又有了新的思考,他觉得现在的工作不能完全实现体操的大众化普及和增强体操人才在体育产业的占有率和发展。

一年后,陈一冰离开了机关,而在此之前,他是天津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

又是季冬。

2014年12月,陈一冰收到母校北京师范大学的聘书,成为一名专职大学老师,为学生们讲授运动与减脂塑形、儿童体适能等课程,每次课开放60个预约名额,深受学生欢迎。在授课期间,他看到了很多学生就业不畅,于是在北师大开创了创业就业辅导课。

其实,创业的火种一直在陈一冰心里燃烧。2009年他就曾创立过一家公司,所以到了2015年陈一冰决定创立型动体育,配合国家体育总局为体育从业人员提供国家职业资格培训及认证服务。

对于创业,陈一冰是有发言权的,2009年他与体能教练共同运营一家康体俱乐部。虽然当时陈一冰还在国家体操队,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日常训练上,没有深度参与公司管理工作,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与合伙人之间的配合,不仅保证了比赛成绩,还把俱乐部从1家扩大到了6家。

期间,他推荐了很多退役运动员来公司培训,这些运动员在完成短期培训后都成了出色的体能和康复训练师。

陈一冰告诉笔者,有一天,完成训练后,自己没有像往常那样急着离开训练场,而是坐在器械旁用手指做起算术题来。

“如果每个康复公司需要10名教练,6家至少需要40-50名,这就意味着能帮助更多的退役运动员实现转型和就业。”陈一冰笑着说。

2014年,由于自己还在体制内,创业有诸多不便,因此他把股份全给了合伙人。那段创业让陈一冰明白了人生并不是走独木桥,人生处处是风景。

“至少,创业试水成功,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天津队安排,通过这条路也能实现自我价值。”这其实是摆在所有退役运动员面前的现实问题。前期的创业经历,让陈一冰创建型动体育的底气更足了。

  让梦想照进现实

一说起型动体育,陈一冰就两眼放光,嘴里滔滔不绝,就像一位父亲在谈论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深情。

成立那年的11月,型动体育发布了自主研发的首款健身产品型动APP,产品涉及健身、跑步、游泳、羽毛球、网球等多个运动项目,内容涵盖线上健身教学视频、专业教练服务、运动社群等功能,采用O2O商业模式,为用户与教练资源创造沟通机会。

起初,型动APP视频下载量非常可观,但后续用户流量、次日留存率、用户消费转化等数据都不乐观。那个时候,陈一冰每天都在思考问题出在哪里,怎样解决。

事后来看,实际上原因出在型动体育对市场行情的预判不准确,消费者购买意愿和能力远没有达到理想状态,市场刚需不足。

找到症结后,陈一冰筛选出了型动体育最有核心竞争力的点,最终把商业模式从C端转向了B端。现在说起来很容易,其实当时他内心很焦虑,也让他体会到了创业的艰辛,真的就像是光着脚在荆棘上行走。

调整也就意味着盈利渠道、市场定位以及公司业务都将做出相应改变。与先前定位C段不同,B端主要做健身教练培训。陈一冰通过调研发现,教练行业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数量不足,供不应求;目前市场上,国家认证的教练数量匮乏,在整个行业中持证上岗的人数占比较低。另一个是行业不规范,缺乏标准约束教练品质。

陈一冰说,任何行业,都有自己的一套职业资格标准。他举例说:专业教练就像一名好医生,主刀医生在为病人手术时,需要有医生执业资格证;健身教练也一样,也需要执业资格。

“他们的技术水平良莠不齐,有的教练甚至把精力放到销售卖卡上,他们对消费者夸大保证、随便许诺,但很大一部分教练言过其实,”陈一冰说,“如果消费者遇到一个不专业的教练,后果很严重,甚至会因为健身方法不对导致身体受伤,如果这样,消费者也就失去了健身的意义和乐趣。”

陈一冰希望通过合理的方式扭转教练行业面临的问题,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教练资源。他认为,体育行业应该有从业者底线标准,毕竟是服务于人的行业,关系到身体安全问题。

  带着方案和想法,陈一冰先后找到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与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他的观点得到了领导的认可。

2016年6月,型动体育与国家体育总局签订了5年独家战略合作协议。合作内容主要是双方共同搭建体育从业人员服务平台,提供线上、线下培训内容以及认证服务。

此外,型动体育还获得了国家职业资格认证教练数据开发运营权益。通过平台大数据,型动体育为教练和用人单位提供增值培训、招聘就业人才对接、人事、法律援助等全方位服务。

简单来说,型动体育所做的事情就是将国家职业体系的培训与认证搬到了线上APP平台,是“互联网+”的经典范例。不仅让传统的体系驶入了移动互联网的快车道,也为参与考试的用户提供了便捷途径。而真正的现实意义在于,借助于国家职业培训体系的权威性,学员用户能够在平台得到顶级、正规的体育培训讲解与指导。通过培训考核的学员,能够得到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颁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印制的权威证书,如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书,该证书是国家体育行业健身教练执业,唯一官方认可的权威资格证书。

  4万用户,90%以上通过率

2018年3月,型动体育全新版本型动汇APP上线。这是一个帮助体育教练提升技能的平台,其中包括精选文章、模拟练习、在线课程和成绩查询、证书查询等几大模块。课程部分包括国职理论、国职实操和增值视频,在增值视频部分,陈一冰等冠军运动员亲自上阵,为用户带来专业详尽的指导。

陈一冰拿出了一组数据,型动体育现有4万用户,职业资格考试通过率高达90%以上。国家体育总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平均通过率仅为50%左右。两相对比,孰轻孰重,不言而明。

陈一冰说,型动体育曾经做过回访,花费399元购买课件学习的学员普遍认为课件学习方便,视频可以反复练习,实用性很强。

据笔者了解,2008年以来,健身教练每年的参与率和通过率有明显提升,报名人数平均每年增长40%,2016年12万人,2017年15万人。随着全民健身理念的深入人心,消费观念的改变,国内健身房、健身工作室数量增长飞快,随之而来的是具有资质的专业健身教练的缺口逐渐扩大。而且持证的健身教练更有优势,不仅深受消费者和健身企业的欢迎,而且在工资上也比不持证的健身教练高。

尼尔森《2017年健身教练职业发展研究报告》指出,持证比不持证的健身教练工资要高出20%,因为客户会更信任持证教练,理由很简单,用户觉得持证教练更专业。

陈一冰说:“通过认证的教练不仅在理论上了解人体骨骼、肌肉的名称及架构等,在实操上也知道应该怎样进行合理牵拉、增肌、放松等,通过科学训练,避免把学员练伤。”

目前来看,国家职业资格考试分为理论和实操两部分,共分47个工种,目前国家开放的只有11个。7个是评价类,包括私人教练、体育舞蹈、武术、羽毛球、乒乓球等项目;4个是准入类,包括游泳、滑雪、攀岩、潜水4个高危项目,准入类教练必须持证上岗。

据陈一冰介绍,很多俱乐部开始注重品牌和管理,鼓励健身教练持证上岗;当然,他也为国内健身俱乐部鱼龙混杂的状态而担忧。目前,老百姓对专业教练的认知很初级,他们没有办法分辨持证与不持证的区别。为了解决这一现状,陈一冰走进全国高校,推广普及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让学生们有更深入的了解。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从教练的学习培训,再到考证、招聘就业以及学员们整个职业发展,型动体育已经搭建了一站式服务平台。在招聘就业以及学员们整个职业发展方面,型动体育打通了线下各地健身房、健身中心同线上人才对接的通道,已经和500个合作企业签订了劳动就业协议。

  按照自己的步调

引来资金是很多初创型企业的期待,但在陈一冰看来,跟着自己的节奏发展企业,内心会更从容。

型动体育刚刚成立时,许多风投找上门来,陈一冰一一谢绝。自始至终型动体育没有引进过资本。虽然团队发展壮大的脚步有所放缓,距离预期目标还有差距,但陈一冰内心里却淡定了许多,所有事情都可以自己支配。

不是陈一冰有意拒绝资本,他告诉笔者,很多资本进来时,总希望有个优质的商业模式可以复制并快速发展,其实这对创业公司来讲有很大难度。

2015年,陈一冰另外一个商业项目CRM获得了1200万元天使轮融资,那也是唯一的一次资本进入。获得融资的当时,陈一冰高兴不已,但过后,压力也随之而来。

他每天都反问自己,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那时候,困惑满满,不敢保证自己的每一个判断都能按照预期的轨道走,是他创业以来,面对的最大压力。

有鉴于此,型动体育只是向CRM公司借了一点钱,除了技术平台的搭建以外,迄今为止,还没有进行任何市场投放。

“这就好比一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唯一区别在于,白手起家需要短时间盈利养活团队,型动体育短时间内并不指着风投进入,继而通过变现盈利来维持整个团队运作。”他说,两者的心态体验不一样,这样可以让自己有足够时间和精力深入体育领域,去接触各种人脉,让自己学到快速试错和调整的本领。

不过,陈一冰也坦承,身为创业者,最主要的压力来自对事情的理解,包括合伙人、财务、法务,下一步是否盈利,盈利点在哪里等。

“前期处在投入阶段,没有盈利,当你坚信不会出问题时,通过一段时间的检验,你会发现理论与实践有偏差,在试错期内,郁闷在所难免,更何况一家公司,每天出现层出不穷的问题,需要实时面对,”他以互联网+体育的纪宁举例,“纪老师精通体育产业,相信即使是他,从创业初期到现在也一定会出现思路上的问题与调整。”

在煎熬、彷徨和各种不可名状的情绪和压力下,陈一冰没有陷入迷茫,他始终清醒地知道自己的需求和做事的目的。与很多创业公司依靠融资存活,型动体育虽然没有引进过创投,但从App搭建至今,公司已经实现盈利。主要赢利点来自线上课件的收入,后期还会有教练电商平台,通过B2C衍生出一些减肥类、增肌类产品。

  陈一冰相信,一个项目如果既能持续,又能挣钱,早就有人做了,当你走过的路是别人没走过的,你就有很大的成功可能。

笔者问陈一冰,创业和当运动员哪个压力更大时,他这样回答:“与当运动员相比,创业需要处理各种事情,运动员只需专注训练。”

不过话锋一转,他表示还是当运动员压力大。“创业远没有当运动员的压力大,因为运动员只有一条道路,冠军只有一个;创业不一样,做到上市也算成功,盈利也算成功。”

  一沙一世界

与普通人一样,陈一冰也会偶尔吐槽。他说,创业初期,每天都很辛苦,自己和团队都很努力,有时忙完工作都要到子夜以后,累了只能睡在公司的沙发上。次日清晨6点,又会早早来到健身房,开始每天2小时的晨练,紧接着,又要处理新的事务。而在创业之余,陈一冰又有着其他的社会角色。

角色一:北师大副教授,主讲“运动与减脂塑型”的体育实践课程。为了上好这门课,他带领团队准备了足足3个月,最终研发出一套适合学生们的训练方式,并于每周四下午在北师大进行授课。 陈一冰说:“体育运动会让人的身体强健、精神乐观、意志坚强、缓解压力,而他也特别愿意帮助学生们培养这样的意识和习惯。” 他认为,当前传统基础教育对体育的重视有待加强,体育和教育需要多磨合,把体育做成教育理念,体育成为教育的一部分,这也正是自己希望通过教学去传递的一个理念。

角色二:陈一冰百校公益行。2013年以来,陈一冰已走进37所高校,进行公益之路。公益行以论坛形式与高校学子们分享自己以往的比赛经历和人生感语,和学生一起互动,希望他们笑对人生。每走进一所高校,所拉来的企业赞助,无论多少,都会在现场捐给学校,作为大学生创业、就业培训基金。 “在当运动员时,当自己出现伤病和压抑时,大学生们在默默支持我,我在博客、微博、贴吧等社交媒体看到一些匿名支持,这些暖心的鼓励陪我度过很多晦涩的日子。”他希望通过公益论坛的形式,把自己的小感悟传递给学生们,让他们不要浪费时间,要争做自己的冠军。

角色三:作家。这个角色估计很多人没有想到。其实,严格来说,陈一冰距离真正的作家还有很长的距离,不过在创业之余,他花了1年多时间,为孩子们写了四本书。他开玩笑地说,自己精力很充沛。 作为知名人物,很多人希望能够给陈一冰出书。2017年,一位出版社朋友找到他,想为他出自传。陈一冰谢绝了,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只有当自己到了一定年纪,阅历更加丰富时,自传里可以呈现自己在不同时期人生的成功和满足,这样才完整。 后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邀请陈一冰给孩子们出一套书,这本书收录了很多奥林匹克小故事,包括奥林匹克项目起源和一些鲜为人知的比赛故事等,也加入了陈一冰的亲身经历以及个人感悟,集合成“做自己的冠军”,“给对手一个微笑”,“为你的左右喝彩”,“与世界宽容相待”四本书,以奥利匹克体育精神教育青少年树立健康正能量的人格以及世界观,一经推出深受中小学生喜爱。

角色四:丈夫。陈一冰与爱人单竞缇在英国相识,妻子知书达理,本来研究生毕业后即将赴联合国实习,做同声传译,后来因为爱情,她放弃了国外的工作机会,陪同陈一冰回到中国,支持他创业。 陈一冰说:“我对家庭付出太少,而她为我牺牲了很多,照顾孩子的担子基本上落在她一个人身上,让我深受感动。”

角色五:父亲。提到女儿,陈一冰的眼神变得柔和。他说:“女儿已经3岁,是我的精神支柱。” 陈一冰也想像其他的父亲一样,每天有时间陪伴女儿。“可是,创业期没黑没白,每天早出晚归,没办法,亏欠孩子的太多,事业家庭难两全啊!”他说。

  最后的期待

采访接近尾声,笔者谈到了运动员退役后的现实话题。陈一冰认为,很多时候,运动员退役后,并不是真的与社会格格不入,很大程度上是运动员自身出现了问题。

他坚信,能够进入国家队的运动员都不笨,他们在意志品质、学习能力、控制能力、性格、阅历等方面都很出色,退役之后,从万众瞩目一下变成普通人,很容易出现迷惘。针对这一问题,国家也开始做繁星计划,帮助运动员进行心理辅导等。

陈一冰希望退役运动员不要固步自封,只要摆正姿态,在社会中同样能做自己的冠军。型动体育也在尝试给退役运动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最后,笔者问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他回答:“不敢称王,但有称王的决心!”说完,情不自禁地笑了。

— END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